南宫恨不得敲开郑飞跃的脑地,看里面装的是不是浆糊?

为装逼连命都不要了吗?

她问出和老七一模一样的问题:“你到底怎么想的?”

“赢下这场决斗,逼退邪神宗,仙女峰将作为仙网的科技研发中心,走向改变世界的伟大道路。”

郑飞跃淡淡道。

南宫听得满头雾水,千言万语汇成三个字:“你傻了?”

郑飞跃摇摇头,一副夏虫不可语冰的样子。

台下的战斗依旧在持续。

那个碎牙很厉害,花血神刀一出,杀得散修们屁滚尿流,当擂台上的尸体多过七具时,再没人敢上了。

桌上的宝贝五光十色,却没人能拿走一件,就连那件赤霄剑也回归台上,外加一具新鲜出炉的尸体。

王小花派人将那个打败五鬼门弟子的散修捉了回来,并且残忍杀掉。

他的意思很明确:拆台!拆郑飞跃的台!你郑飞跃不是想热场吗?

温暖冬天毛衣少女个性艺术摄影图片

可以,就让尸体和鲜血来热场,至于你的东西,谁拿谁死!郑飞跃依旧是笑眯眯的,稳坐钓鱼台,仿佛看不见王小花的拆台行为,反正东西他拿出来了,谁想拿就靠胆量和命了。

“还有人吗?”

碎牙喊道,沾满鲜血的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刚才杀的不是活人,而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散修们都不敢上了,怂的很快。

王小花这一手很恶心人,但谁也不敢说三道四,只得将不甘咽下肚子里。

碎牙摇摇头,看都没看桌子上的宝物,径直离开。

“做的不错。”

王小花哈哈一笑,终于找回了些许颜面,眼神透过一颗颗人头,看向郑飞跃,用力地擦拭着手中的刀。

散修出局,便是各大宗门弟子比试的时候了。

老七冲身后一名弟子挥了挥手,后者点点头,身体冒出金色光芒,如陨石般砸上擂台,沉声道:“明王宗,挑战诸宗道友!”

“神药宗应战!”

一名神药宗弟子果断应战,两人打了起来。

至此,各大宗门弟子切磋的时刻终于降临,王小花也没有派人捣乱。

时间一点点流逝,直到傍晚降临。

各大宗门弟子的切磋也结束了,在邪神宗没参与的前提下,到底是明王宗强力,拔得头筹,只可惜无人鼓掌。

但没关系,郑飞跃奉上掌声。

不仅有掌声,还有那一桌子的宝贝,也尽数给了明王宗的弟子。

此举无疑让郑飞跃在明王宗弟子中刷了一波好感,很多原先对他不感冒的弟子,此刻也露出笑脸。

钱财动人心嘛。

伴随着最后一丝余晖落下,后山上事先布置的火把被点亮,特质燃料发出的火光很亮,如同明炬。

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东西在空气中发酵。

偌大的会场逐渐安静下来,两千多人在火光下一言不发,只是眼睛比火光还要亮,其中带着兴奋和迫不及待。

四周的黑暗中,有好几道神秘而又强大的气息隐藏其中,像是在守护两千多人的安,实则是在监视。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当夜晚来临的那一刻,会场的主人……变了。

一道长长的哈欠声在观景台上响起。

王小花站了起来,随意地将刀拎在手中,喃喃道:“无聊的时间终于过去,好戏开场,真是令人兴奋啊。”

语毕,他缓步走上擂台。

火光照耀下,他的一双眼睛战意沸腾,手中的神刀早已出鞘,血红色的刀身在火光下发出妖异的光芒。

“郑飞跃,来战!”

吼声响起。

呼!狂风大作,郑飞跃亦出现在台上,手中拎着一根金色长棍,仿佛活物般,在主人手中轻轻颤抖,仿佛也在渴望着这场战斗。

王小花并未急着动手,或者说他想让这梦寐以求的这刻多停留会儿,摆摆手中的刀,问道:“多久了?”

“什么多久了?”

“咱们认识多久了?”

王小花问道。

郑飞跃想了想,道:“好几年了,记得咱们初次见面,你就跟疯狗一样想杀我,不知道还以为我抛了你家祖坟呢。”

王小花深吸一口气,强忍怒火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想杀你吗?”

郑飞跃叹了口气,道:“谁会关心一个疯子的想法,说实话我看到你的第一眼,也非常不爽,可我不是疯子。”

“不错,我就是看你不爽,凡是我看不爽的人,都要死!”

王小花狠狠道。

“那你看邪神爽吗?”

郑飞跃反问一个极为犀利的问题。

王小花:“……”怒火在燃烧,眼眶在变红,杀意在暴涨。

“来吧,让我们痛痛快快打一场,彻底了解这场数年来的恩怨,瞬间结果你这卑劣的疯子!”

郑飞跃举起金色长棒,发出战斗邀请。

观景台上沸腾起来。

“开打了!终于开打了!”

“你们说郑掌柜哪来的勇气?

王小花已入合道,又身怀绝世神刀和绝世战技,这不是找死吗?”

“我倒觉得,以郑掌柜的精明,不会打无准备之仗。”

“就算有底牌,返虚能胜合道吗?

你说炼神胜返虚,我倒听说过,可返虚胜合道,无稽之谈嘛!”

“不错,返虚和合道之间,可不只是真元的差异,还有对天地大道的领悟,谁也踏不过这道鸿沟。”

“就算他郑飞跃惊艳决绝,踏过了,又如何?

如今会场已被邪神宗控制,左右护法外加八名大修士掠阵,想杀谁不是杀?”

“哎……”观景台上。

南宫和老七间隔着一个位置,前者撩了撩头发,忧虑道:“七哥,今晚可是死局,你说他会如何破解?”

老七淡淡道:“心魔谷不打算出手相救吗?

据我所知,谷主和郑飞跃间似乎交情不浅,而且凭你和邪神的关系……”“我和邪神没关系。”

南宫连忙打断,似乎很忌讳提起那个名字,“而且我和郑飞跃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恨不得杀了那小子呢。”

老七闻言,深深看了南宫一眼。

“哼!”

一声冷哼从旁边传来,是魔器宗的明器大师,明显很不满南宫的态度。

南宫扭头怒视道:“明器你有话说吗?”

“我……没……没有。”

明器被南宫瞪一眼,顿时脸色通红,低下头小声狡辩,话未说完便没了音。

南宫毕竟是他年少时的梦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