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旁野店,飘飞的酒旗,四周草木丛生,夜色下颇有几分诡异。

萨五陵有些惊疑,却也没有太在意。

毕竟每次他都施展甲马穿行,日行几百里,错过这么一处酒馆,也不奇怪。

“前辈,安诺县还有几十里地,不如就在这吃点东西再走吧?”

转过头萨五陵的疑惑已经抛在脑后,向安奇生说道。

“这酒馆……”

安奇生停下脚步,瞳孔微微一缩。

这间酒馆,与四周的山川大地,风水气场无比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甚至于,这一间酒馆散发着的气场,会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甚至能让人无视这酒馆的不合理之处。

带着极为强烈的精神暗示。

这种状态放之于人身,就是天人合一。

放置于名山圣地,就是洞天,福地,道场,佛国。

寻欢乐的夏日

但出现在一间酒馆之上,就太过诡异了。

沙沙~

夜风吹拂而过,黄狗‘呜呜’叫着,闻到了肉香,哈喇子流了一地。

连狗都被影响了……

“换条路。”

安奇生平静开口。

声音中带着安定平和的气场,瞬间,萨五陵与黄狗就自诱惑之中缓过神来。

“前辈?”

萨五陵有些诧异的捏着腰间的铃铛,这是他十年驻守才求得的一枚法器铃铛,不能能以此施展符箓,对于诡异也很是敏感。

铃铛不响,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对。

只是前辈这么说了,莫非是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走吧。”

安奇生深深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酒馆,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

他体魄打熬未曾圆满,炁种也未凝聚,王权剑都没有寻到适合的载体,明知诡异,又何必送上门去?

“好吧。”

萨五陵摇摇头。

这位前辈分明超强,却还过分谨慎。

这么一间酒馆而已,又能有什么妖魔鬼怪?

即便是黄狗,也有些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

但安奇生的意思他们自然不敢反抗,乖乖的跟着他转路而走。

然而不久之后,月满中天之时,两人一狗的脚步又自停下。

远处山坳拐角,官道之侧,又看到了迎风舞动的酒旗。

那酒馆,又出现了。

这下,萨五陵的脸色也变了,这怎么可能?

分明换了一条路,怎么又看到这酒馆了?

“这是鬼打墙?!”

萨五陵骇然失色,捏着铃铛的手都有些发抖。

鬼打墙他听说过,但如此大范围的鬼打墙,就有些离谱了。

他们这一换路,走了何止十里地?

“不是鬼打墙,是奇门遁甲。”

安奇生眸光闪了闪。

以他的神意之强大,纵使有可能被人蒙蔽的可能,也不至于连丝毫破绽也没有。

这里,的确不是之前那条路,官道,山坳,也不是之前的地方。

唯一不变的,就是这间酒馆。

这酒馆,随着他们的移动,也在移动,这是极为高明的手段。

“我们怎么办?”

萨五陵脸色有些发白。

“既然避不开,就进去看一看。”

安奇生面色不改,眸光幽幽,踏步向着酒馆而去。

萨五陵看着远去的一人一狗,迟疑片刻,还是跟上去了。

若前辈都栽在这里,自己怕是也没什么其他办法。

酒馆很有些年头了,素黄色的旗子都有些褪色,四周的木板也都有腐朽。

奇异的是,这酒馆,没有门槛。

啊恩啊恩~~~

随着两人一狗走近,那酒馆外的驴棚里,突然传来一声声驴叫。

凄厉,惨绝。

萨五陵吓了一跳,只见驴棚之中拴着二十多头驴,正自大叫的,是其中最大的一头。

那头驴颇为高大雄壮,四蹄修长,立于驴群之中极为醒目。

见两人看来,那头大叫驴突然跪倒在地,大颗大颗的泪眼流了出来。

驴在哭……

“这,这是……”

萨五陵有些懵,这头驴怎么……

“客官。”

这时,伙计笑眯眯的迎出门,点头哈腰:

“客官,请进。”

“那,那驴……”

萨五陵手指都在发抖。

“客官可真是好眼光,这头驴是放养山林里,每日奔跑,肉质最是鲜美不过,若您要,这就杀了给你做道全驴宴。”

那伙计笑着回答。

“走吧。”

萨五陵还想说话,安奇生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踱步走进了酒馆之中。

萨五陵一咬牙,也跟着进去。

那头大叫驴看到这一幕,叫的更是凄惨。

“止步!!!”

两人一狗踏入酒馆的刹那,远处山林之中,突然传出一声暴喝。

却哪里来得及。

呼!

一道人影贴着地面窜入官道,看着远处渐渐黯淡,好似云烟一般消散在虚空之中的酒馆,面色难看:

“千算万算,还是迟了,还是迟了一步。”

月光垂流而下,照亮了来人。

他的身材不高不低,穿着一身浆洗的发白的道袍,颌下长须随着面色抖动。

“师父,你慢着点。”

他落地不久,一个扛着小幡旗的小道士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

这小道士眉清目秀,一双眼睛十分明亮。

“阴司酒馆,见月则散,见月则散,明心,都怪你醉酒,误了时辰。”

老道士恨恨的跺了跺脚:

“气煞我也!”

明心道童白了自己师父一眼:

“那也怪不得我,是你路上贪杯,我就跟着你喝了一杯,哪里知道酒劲那么大。”

“这阴司酒馆一旦错过,下次再见,就是百年以后了!我耗费了几多人情请天机真人算出此处,却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长临道人仰头,看着月满中天的夜空,不由的长叹一声:

“人算不如天算,人算不如天算啊!!”

他大限将至,境界突破遥遥无期,想要不死,唯有求之于幽冥。

然而幽冥之地难入,他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这阴司酒馆了。

“错过就错过呗,天机真人不是还说,幽冥发生大变,不适合进入吗?”

明心道童劝解着。

幽冥可不是什么好去处,尤其是对于活人来说。

“幽冥混乱,对于我等而言,才是好机会,幽冥不乱,就是几大元神真人,皇天十戾那等大妖,也是不敢踏入幽冥的。”

长临道人长吁短叹:

“下一个百年,可就是幽冥府君祭,到那时,白七爷,黑八爷必然会出现祭祀那幽冥府君古…….”

话音戛然而止。

长临道人打了个冷颤,慌忙后退,向着地下拱手作揖,状似极恐:

“七爷,八爷勿怪,贫道不是故意说出那个字…….”

“师父……”

明心道童也打了个冷颤。

在他的眼中,大地好似变成了一方明镜,映彻出另一方阴森而宏大的世界。

那世界尽是阴气流转,无尽萧瑟空荡。

隐隐间,好似有一座巍峨肃穆的城池一闪而过,惊鸿一瞥间,能够看到城门洞开,内中同样空空荡荡,唯有那城墙之上,阴雾缭绕间,可以看到背对而坐的,

一黑一白两道人影。

好似整个世界,唯有那一黑一白两道人影。

苍凉,萧瑟,而孤独。

“贫道这就斩去记忆,这就斩去记忆…….”

长临道人面色如土,一手扬起,‘啪’的一声打在眉心,直打的自己眼冒金星。

顺手又是一巴掌,直接拍在弟子脸上。

明心道童吭都没吭,陀螺也似打着旋飞到半空,一头倒栽在道旁草丛之中,只留下两条腿在外一蹬一蹬的抽搐,直接被打晕过去…….

呼~

一缕阴风飘散,大地褪去光影,回归本来颜色。

长临道人大汗淋漓,四肢脱力也似跌坐在地:

“无上天尊,他们,竟,竟然已经醒了……”

……

“咦?”

踏入酒馆刹那,安奇生似有所觉的回头。

只是一步而已,就好似踏入了另一重天地,四周的气场,一瞬间变得有些阴冷。

酒馆并不大,摆放着十几张桌子,空空荡荡没有客人,除却头前带路的活计之外,只有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掌柜,以及一个半老徐娘,略有些风尘气的老板娘。

见得客人来了,后两者都有些冷淡,只是看了一眼,就自顾自做事去了。

“客官,本店驴肉都是现宰现杀的,味道最是鲜美不过,您可要尝点?”

伙计笑着问道。

“只有驴肉吗?”

安奇生摸了摸桌子,触手冰凉,好似摸着一块万载寒冰:

“牛肉,或者马肉之类。”

伙计面色微微一僵,继而苦笑着回应:

“耕牛禁止宰杀,马匹多为军用,咱们是本分人家,可不做犯法的事情,这些,是没有的。”

“那就只来一壶酒吧。”

安奇生也不强求。

“这……”

伙计有些愣神,一旁忙着自己事情的掌柜,老板娘也都缓缓抬起头,光影交替间,脸上的笑容显得极为诡异:

“只喝酒,就够了吗?”

“只喝酒,就够了吗?”

“只喝酒,就够了吗?”

三人同时开口,声音诡异的趋同为一,初始还是正常的语气,继而就已经尖锐好似狼嚎,最后,已经好似恶鬼咆哮。

音波一下为之炸开,震的萨五陵差点一头栽在地上,手里的铃铛,终于疯狂的抖动起来。

汪~

黄狗也是吓的大叫一声,一抖身子,颈下吊着的骷髅吊饰一下跌落而下,迎风就长,化作八尺高的白骨人魔。

同样发出嘶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