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程走进朝夕的房间时,朝夕应该是刚刚冲完澡,因为满室都充满着温热的雾气和女孩儿沐浴后那种特有的清香,方程知道!

他轻轻的走了进去,看到朝夕正在梳妆台前背对着自己擦拭着自己的长发,蕾丝的小睡裙勾勒着她纤细的身材,湿润的长发随意地搭在她雪白的肩膀,这幅景象……方程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过了。

他强忍着心底的悸动,轻轻的走过去,拿过朝夕手里的毛巾为她擦起头发来!

朝夕显然是被吓了一跳,转过身看到是方程,这才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吓了我一跳,不声不响的……”

她轻柔的嗔怪了一句,可语气中丝毫听不到生气的感觉,

“转过去,我来给擦,这头发要赶快擦干,不然现在天气冷,会感冒的……”

方程轻声地说道,满室美好,他都不舍的大声打扰,

“好!”

朝夕乖顺的转过头去,让方程为自己擦干长发,又拿起风筒吹了起来,

“朝夕……”

方程在后面看着朝夕白皙的脖颈,轻声开口道,

柔情丝丝女孩清爽迷人

“嗯?”

朝夕没有回头,自然的应着声,

“今年……到我家去过年吧!”

方程的话音落下,朝夕微微的思考了一下,随即便点了点头,

“好,我回头跟爷爷和爸妈说一声!”

“嗯!”

方程点了点头,思忖了半晌又开口道,

“过完年回来……我们就订婚吧!”

朝夕的身体微微一顿,过了好久,方程觉得有一个世纪……不,甚至有几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朝夕才缓缓地转过头来,

“……这是在跟我求婚吗?”

她的表情里带着些许的委屈,大概是觉得方程的求婚太没有诚意了吧,

“求婚……都不带礼物的吗?”

朝夕看着双手空空如也的方程,不由得有些失望,女孩儿嘛,总是向往浪漫的求婚,那也很正常。

“谁说我没有带礼物,我带了,而且呆了很多,都放在楼下呢!”

方程一本正经的说到,

“真的?”

朝夕失望的脸上又升起了点点希望,

“走,我带去看看,套件外套,楼下有点冷!”

方程对她柔声的说道,

“好!”

朝夕兴奋着小脸,然后套起一件外套、拉着方程就往楼下奔去!

“喏,看……那么多礼物呢!”

来到客厅了,方程指着茶几上自己带来的那满满一大堆的礼物对朝夕说到,

“有海参、鹿茸、燕窝、冬虫夏草,还有天然珍珠、和田玉摆件,还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朝夕就一把甩开他的手,生气的瞪着他,

“求婚就用这些礼物啊?……方程,说,到底是不是地球人?是不是外星来的啊?”

朝夕的肺子就快要气炸了,可方程看着她生气的样子,脸上却忍不住想要笑,

“还笑?笑什么?”

看见他笑,朝夕就更生气了,举起自己的小拳头就往他身上砸去,

“让笑……让笑……”

“朝夕……”

方程突然抓住朝夕的粉拳,一脸严肃而且深情的看向他,

“……干嘛突然这么看着我?”

朝夕被方程突如其来的深情目光看得有些心虚,她有些紧张的开口问道,

“朝夕,这么生气的原因,是因为我向求婚了,还是因为……我没有给买礼物,或者是……我准备的不够浪漫?”

方程认真地问道,他认真的模样倒是把朝夕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也没有真的生气啦……就是……我就是觉得这么求婚有点太敷衍我了!”

“那也就是说,并不排斥我的求婚,对吗?”

方程的语气微微有些兴奋,朝夕白了白他,有些忍不住笑意的左顾右盼,

“为什么要排斥?是我选的男人……再说了,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爱都是耍流氓,我可从来不耍流氓……”

她说话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一字不落的让方程听了个清清楚楚,他高兴地咧开嘴,

“朝夕……我有东西给看,跟我来……”

方程突然拉着朝夕的手,就向大门走去,

“什么啊?是礼物吗?”

朝夕还在纠结着礼物!

两个人走出了朝家老宅的大门,来到了院子里。

此时此刻,外面太阳高高挂起,湛蓝得几乎透明的天空中飘散着几朵白云!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朝夕裹着棉衣,看着清爽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方程看着不施粉黛、清新素雅的朝夕,微笑着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

朝夕瞬间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刚刚还晴朗万分的天空,瞬间便暗了下来,千万朵云彩迅速的聚集了过来,形成了一大片的白色,就好像……好像电影院的幕布一般,接下来……好戏上演了!

那真的好像是一部电影一般,场景……似乎是一场古时的婚礼,有着古色古香的雕花长廊,还有婚礼上特有的大红色的轻纱幔帐。三进三出的宽敞院子里人来人往、热闹异常。

紧接着,场景变换到了新房之内,一个身材婀娜、穿着大红色嫁衣的新嫁娘坐在床榻的正中央,一只白皙纤长的手执着一根竹竿轻轻的揭开了她头上蒙着的红盖头……露出来的,竟然是朝夕的脸,

“那是我,怎么可能?那……那个新郎是……”

朝夕惊讶的看向方程,方程转过头对着她轻轻一笑,然后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两个人手执玉杯喝了合欢酒,新郎缓缓的转过身,果然……那是方程的样子!

“怎么会……方程,是怎么做到的?”

朝夕的惊讶声还没有落地,只见场景猛地一转,窗外的天空顿时变得一片漆黑,新房内无比昏暗,刚刚的新郎就倒在了新娘子的脚边,新娘子满身狼藉,大红色的嫁衣里露着那件素纱襌衣。她瘫软的坐于地上,深情地望着自己那已经故去的新郎,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到了地上,突然,她站起身猛的从床棱边挂着的剑鞘中抽出了一把剑,毫未犹豫的划向了自己的脖颈……

“啊……”

朝夕被这位新娘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得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方程急忙伸出手抱住了她,朝夕缓缓地抬起头看向方程,眼中……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

“这是……这是我们吗?”

朝夕曾经听方程提到过他们的前世,聪明如她,又怎么会想不到呢?

“不是说……我们的前世很幸福吗?我生了六个孩子,一直被我欺负到七老八十,难道……那些都是骗我的吗?”

说着说着,朝夕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