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囚笼

法身李阳从域门走进黑暗的疆域。

在这里,虚空依然是一片黑暗,并且充斥着黑暗的物质和能量,如同黑暗的祖地一般。

邪性的力量游弋在这里,侵蚀着一切。

那是属于黑暗的力量,源自于上苍之上,拥有着一股非常极端的魔性,非常可怕,连仙王都无法在这里自保,长久下去就会堕落。

嗡!

法身李阳踏入黑暗囚笼,给这片黑暗之地再度带来了光明。

他离开之后,太一天帝剑留下的剑光没过多久便消散了。

那并非是自然消散,而是被强大的生灵强行击散。

因为像太一天帝剑那种威力的法,一经释放,存在个百万载岁月都是正常。

甚至,若无人影响,任其自由发展,恐怕能影响黑暗囚笼。

这样的一击非常强大,堪称盖世无敌,能够永久性的改变宇宙。

阳光活力碎花裙清纯小美女公园美拍

轰隆隆!

下一刻,李阳周身的圣域骤然绽放出了极致的剑光。

一口灿烂至极的剑胎自他的头顶生成,剑刃笔直朝向黑暗虚空,释放出了无上的锋芒,仿佛要将一切黑暗杀穿、斩灭,凶悍异常!

那是天帝剑胎,蕴藏着一种无上的雏形,非常的可怕。

李阳摘下天帝剑胎握在手中,随手向黑暗虚空劈出一剑。

锵!

生灭间,伴随着清脆悦耳的剑鸣声响起,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瞬间横贯了无尽虚空。

那剑光无比的恐怖,一瞬间就刺破至亿万万光年之外,其无上的威能足以将数以万计的宇宙斩破。

剑光灿烂至极,仿若世间最美丽的光辉,代表了一种极致和辉煌,却又内藏最恐怖的凶险杀机。

轰隆隆!

远方,恒宇破碎,虚空开裂,整个黑暗世界仿佛被一道光割裂。

那是无比恐怖的一幕,因为破裂的范畴极其广阔。

光是那剑光斩开的裂痕,都足以淹没数十个宇宙。

此刻,黑暗之中有一股风在呼啸,狂暴至极。

那是黑暗虚空被割断所产生的巨大风暴,足以掀起界海狂澜。

如此恐怖的风暴,堪称灭世风灾,足以吹落亿万星斗。

也幸亏如今的黑暗囚笼已经空荡荡,否则怕是要有无数的性命惨死在法身所劈的那一剑的余波下。

“不用藏了,都出来吧,你们应该知道,我这次不会再轻易离开!”

李阳手握天帝剑胎,霸气凛然的开口。

他的声音一瞬间扩散开来,辐射十方疆域。

在李阳的话语中,蕴含着一股无比明显的意志。

那是他的强者意志,代表了李阳意志中的坚定和顽固。

他已经认定,有黑暗中的至强者隐藏在这里,并没有离开。

所以,不将对方击杀,他也不会离开!

踏足黑暗之前,他曾向本尊保证过,这一次他必定杀穿黑暗。

只有这样,他才能收获最想要的东西。

也就是至强者的大道感悟和那种境界的道之理解。

黑暗囚笼仿佛没有边际一般,这里是黑暗的疆域,存在极其久远的岁月,是无上强者铸就。

不过,李阳一剑劈出,他的霸烈气机便已经辐射出去。

纵然剑光不能触及的疆域,也会被气机横扫,如狂风过境一般。

呼!

很快,远方出现了巨大的黑影,遮天蔽日。

那是何等浩瀚的身影,宛如太古时代的巨灵神族,其法体可比肩宇宙,无比的恢宏。

连绵的黑影从黑暗深处走出来,其中已经有人闯进光明圣域。

李阳看的清楚,那是混合了十几尊黑暗仙王的怪物,生长出十几颗头颅,形体却不可名状。

那是一种变异的生物,是十几位黑暗仙王相互吞噬、融合而成。

凶悍的气机从黑暗生灵的体内溢出。

那气机明明狂暴至极,带着一股霸烈凶悍的气息,却还蕴含着一股混乱无序的味道。

那是意志不统一而造成的情况,一具不可名状的身体里蕴藏着十几种意志和想法,混乱不堪。

“嗷!”

突然,一声嘶吼声响起,另外一个方向出现了一头怪物。

恐怖的气机肆无忌惮的释放着,那是一头仙王极限的凶兽。

虽然形体没有不可名状,但是却也生长了十几颗头颅,每一颗头颅都在嘶吼、哀嚎,发出无比混乱,却又凄厉至极的声音。

那种生物太过于诡异,宛如不详的根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危险的味道。

李阳眸光一闪,只是在两头怪物上轻轻一瞥。

而后,他便将目光看向黑暗深处。

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一股更加凶厉的气机,远超两头怪物。

他知道,真正凶悍的存在还没有现身。

如今这两头怪物都是融合了十几位黑暗仙王的造物,却好像在变异和蜕变的时候没有功成,只是达到了仙王极限的层次而已。

这样的怪物,融合了太多的力量和本源,本该踏入无敌领域。

可是那个领域太过于困难,古史中都没有几个这样的存在。

那是属于王境的极巅,是王者之中的最强生物,堪称无敌者。

呼!

呼!

呼啸的黑暗风暴席卷十方,携带着无穷无尽的黑暗物质而来,冲击李阳展开的神圣领域。

那种场面,就好似黑暗在冲击光明一般,非常的恢宏浩瀚。

“玩什么小把戏……”

李阳不屑一顾的摇了摇头,而后抬手就是一剑。

锵!

刹那间,灿烂的炽白剑光直接将一切黑暗的风暴扫灭。

他如天帝横空一般,霸烈至极,非常强势的镇压一切。

炽白的剑光仿佛来自于他天帝心中的光明,那是浩瀚无垠的光明,永远没有尽头,亦永不枯竭。

“嗷!”

“吼!”

光明圣域之中,两头凶悍的生物发出怒吼。

随后恐怖的力量便扑面而来!

那是黑暗极尽的威能,一经释放便直接席卷了十方太虚。

无比恐怖的黑暗侵袭而来,带着一股神圣却又邪异的力量,化作符文亿万万,凝结成术、法。

一瞬间,李阳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噗!

顷刻间,他的光明圣域直接炸开,被黑暗真力压崩。

毕竟出手的是两头仙王极限的凶悍生物,非常的可怕。

“两头看门犬罢了,也敢向吾龇牙!”

李阳眸光炽烈,有圣辉在其中绽放,化作灿烂的芒。

他沐浴着神圣的光辉,仿佛是剑光一般,炽白且灿烂。

此刻的李阳,一身气机实在霸烈,将十方虚空都压塌了。

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力场笼罩着他,压迫一切外在的万灵万物。

这样的力场,足以将恒古宇宙囊括,而后压迫古老的宇宙发生崩塌,从极度繁华回归成一点。

“杀灭来敌!”

……

“光明不可留!”

……

两头凶悍的生物开口了,声音嘶哑又混乱,好似几十人一同出声一般,带着一种极致的错乱之感。

黑暗的物质滔天而起,两头凶兽从黑暗虚空之中爬出来,沐浴着浓烈的黑暗袭来。

它们浑身上下都凝结着黑暗的符文,那是一种邪性的大道法则。

似乎不仅是他们的身与神,就连道与法也被魔性侵染、同化。

轰隆隆!

一道道黑暗狼烟横空而来,宛如亿万根黑色天柱压下。

刹那间,虚空发出隆隆巨响,黑暗世界直接被压崩,发生了浩瀚范围的空间塌陷和崩塌。

一些残破的宇宙仿佛要被压爆了,那是黑暗世界的基石。

锵!

然而下一刻,灿烂的剑光直接横断了一切。

那通天的狼烟直接被斩断,就连凶悍气机塑造的场域也被刺破。

剑光太过于强横,在一瞬间便击穿了一切。

两头凶悍生物各自挨了李阳一剑,直接法体断裂,真血喷涌。

它们那仿佛可以横渡纪元的法体在天帝剑胎面前,简直就像是纸张一般脆弱,轻易就能将其击穿。

其实不是他们脆弱,而是李阳太过于凶悍。

他的天帝剑胎已经是企及仙王极巅的战力,凶悍远超仙王极限。

真正能够与李纯阳这般凶悍的存在血拼的,也就只有仙王极巅。

而李阳看中的也是仙王极巅的大道感悟和境界理解。

毕竟他已经是仙王极限,再要这个层次的大道感悟虽然也有帮助,却并非不可或缺。

但是仙王极巅就不一样了,那是他未曾接触过的领域,所以一切与那个领域相关的都极度珍贵。

轰隆!

黑暗虚空崩裂,李阳抬手捏剑胎横劈竖斩。

一道道纵横无尽疆域的剑光爆发出去,带着恐怖威能释放。

这样的攻伐,连宇宙都能肢解,简直堪称灭世之威。

只见,那两头仙王极限的生物被李阳的剑光劈的节节败退。

它们永恒的法体炸开,不朽不灭的元神被割裂,真血和魂血喷涌不断,洒落黑暗,压塌了空间。

轰!!

突然,一张黑色的大手从前李阳的身后袭来。

那大手是何等的恐怖与恶心,被黑暗物质侵袭成了不可名状的形态,让人看一眼都会厌恶至极。

不过,那大手所蕴含的伟力却无比的可怕。

始一出现便压塌了虚空,造成了大范围的空间破碎。

可是,即便是空间破碎也挡不住那大手的前进,它势如破竹的杀向李阳的后脑,目标竟是欲直接摘其元神,非常的明确和果断。

锵!

然而,当清脆的剑鸣声震响时,天帝剑胎直接扭转,刺向那变异成不可名状形态的凶悍大手。

一瞬间,亿万万道无比灿烂的剑光迸发而出。

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都被炽白的剑光淹没了。

李阳运转了副真力,他毫不保留的出剑,刺出自己极巅一击。

他知道,真正强大的存在已经出手,他不能再保留自己的真力。

当!

然而,李阳预想中的一幕并没有到来。

那黑色的大手宛如仙金铸就的一般坚硬,天帝剑胎都无法刺破。

随着一声清脆的巨响,在场的几位仿佛听到了一声金铁交鸣之声,那种声音巨大、恢宏,仿若洪钟大吕在撞击,迸发滔天震鸣。

咻!

咻!

下一个瞬间,那被李阳杀成数万块的凶兽再度袭来。

它们凝结法体成型,重塑自我身,不过只是拼凑而成,天帝剑胎的伤害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完满。

不过即便如此,两头凶兽依然能够爆发出极度凶悍的力量。

轰隆!

一瞬间,李阳直接被击飞出去,撞穿了亿万光年的黑暗。

他沐浴着炽白的剑光,宛如一道白色的闪电激射出去,沿途的一切都被他犁断,时间和空间也不例外,发生了极度恐怖的断层。

虽然正面承受了两头仙王极限生物的一击,可是李阳却并未遭受严重的创伤,反而形体完整。

嗡!

只见,一枚枚不灭符文在他的法体上涌动着。

极度神圣的气机在升腾,化作一种绝对是护佑。

那是不灭经在发威,凝结了不灭法则守护着法身李阳身上的每一颗粒子,使其得以不灭不坏。

“呵呵,区区两头看门犬,也想伤我法体吗……”

李阳冷笑一声,拍了拍肩膀上的黑暗尘埃。

自从修行到仙王极限后,李阳的法体已经坚固到极致。

同境的强者根本不可能伤他分毫,唯有高他一境的仙王极巅才有可能打穿他那不灭不坏的防御。

轰隆隆!

黑暗世界剧烈震动,恐怖的黑暗洪流席卷而来。

两头凶悍的生物发出凄厉的嘶吼,那是一种极度混乱的声音,能够扰乱身与神的共鸣与契合。

沸腾的黑暗能量如同沸海一般在剧烈的升腾,即便是界海也会被这样的威能掀起滔天的巨浪。

远方,黑暗深处浮现两颗猩红的天星,那是黑暗生物的眼睛。

刚刚向他下黑手的就是那位,是黑暗囚笼中的极巅存在。

那是真正屹立在仙王极巅的存在,堪称古史上的最强王者。

他是真正走到了仙王这个境界尽头的存在,尽管是用另外一种取巧的外道方式,却也可以强无敌。

一切仙王都不是他的对手,巨头初见他时亦会惨死在他的手中。

然而,那位黑暗仙王极巅的强者却并没有再度出手,反而开口说出了一句条理清晰的话语,道:

“你竟可在王境之内做到以下伐上?!”

他好似并非是那种意识混乱的生物。

但是李阳却能感受到对方的状态时好时坏,似乎并无常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