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们都不懂的如何尊重上级的话。”

宇智波启静静的看着在场的这些闹事的忍者,平静的声音尽显冷漠。

“那么,我就给们你上一课!”

话音刚落,宇智波启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壮硕的宇智波忍者面前。

给本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宇智波启的双眼绽放出了诡异的力量,与此同时他腰间的忍刀也出鞘了。

湛蓝的查克拉覆盖在忍刀之上,不带任何的声响轻飘飘的落在了这个壮硕忍者身上。

霎时间,雷光闪耀,这个壮硕忍者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窒,下一秒他已经身麻痹的瘫在了地上了!

在场的所有忍者再一次愣住了,宇智波启的果断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了。

看着已经收刀的宇智波启,他们心跳不禁有些加快。

在看着那种默然到了极致的眼神,更是让他们无比的胆寒。

那是一种,在看待死人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应该只存在于战场之上,因为在战场之上你所面对的人除了和你一样护额的,其他都是你的敌人!

时尚运动型之阳光美女图片

护额的存在除了证明你是这个村子的忍者外,同样也是在战场上一个重要的识别标志。

宇智波启这样冷漠的眼神让在场的不少忍者意识到了,这个家伙可是从极端残酷的战场上活着走下来。

并且还是参与了一次堪比自杀任务的人啊!

压抑的气息在人群中不断地蔓延,那种仿佛所有人都要成为死人一样的眼神轻轻扫视,就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慢半拍。

终于,不知是谁突然大喝了一声,随即所有分队的忍者都爆发了起来。

他们发出怒吼声,有些人双眼也变成猩红,疯狂的朝宇智波启冲了过去。

一个分队的忍者可真不少,他们就像是潮水一般朝着宇智波启涌去,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比。

但忍者的战斗,就算大部分时候能用数量改变,却也总是会出现某些特例。

就比如此时

“啊”

一个照面的接触,顿时惨叫声已经从这些忍者中某人嘴里发出。

面对这一群忍者的围攻,宇智波启虽然能感受到一定程度的麻烦,但是那也只是麻烦而已。

他的实力增长的很快,虽然查克拉依旧只能用缓慢来形容,但是他的速度和洞察力却越来越夸张。

之前在草之国遇到那些雾忍的时候,宇智波启就已经有了一些感触。

他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宇智波斑的战斗那么出瑞拔萃了。

因为永恒眼的增幅带给他的提升,让一切都变得异常的简单了。

宇智波启在人群中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黑色蝴蝶,手上的动作举重若轻。

凡是与他稍有接触的宇智波忍者,无不被他直接放翻。

哪怕有些忍者也同样开启了写轮眼,但是在速度和洞察力的双重差距下,这些宇智波忍者根本没办法洞察到他的进攻路线!

在宇智波启的手下,战斗仿佛一种艺术,每一个动作都无比的简洁与自然。

微微一个闪身,躲闪掉一个忍者的攻击后,他迅捷的对着眼前一个宇智波忍者最脆弱的地方一拳打出。

顿时这个宇智波倒飞而出,在巧妙的力量作用之下,他身后的好几名同伴被挡下。

猩红的写轮眼微微转头,他忽然轻轻朝着身侧偏了一下,泛着寒芒的苦无贴着后背刺了过来。

既然已经使用武器了,那么宇智波启根本没有任何客气的意思。

右手向上一抓,面前刺来的苦无连同手臂被都被他给抓住了。

紧接着这名宇智波忍者感到手臂不受控制,被牵引着朝另一个方向而起。

只听见金属刺入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震耳欲聋。

宇智波启根本没看那个被刺中的家伙,他的手腕用力一拧,顿时这个被他抓住宇智波手腕完被他折断了!

拧断一个人的手腕后,宇智波启再一次蹲下了身子,巧妙的躲开了一个忍者进攻。

接着他如同猎豹一般冲了出去,一个宇智波忍者只看见宇智波启冲了过来,可是他跟做不出来任何的动作就倒飞而出。

下一秒,这个宇智波忍者口中鲜血不停涌出,胸骨已是塌陷!

写轮眼轻转,一名举拳即将击中宇智波启的忍者登时愣在原地。

下一刻他的肩膀就被左手上的雷霆直接击碎,而宇智波启也趁着这个时候抽出了忍刀。

“真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精英呢。”

湛蓝的查克拉在忍刀此时显得格外的阴森,宇智波启猩红的双眼配上这湛蓝的忍刀显得更加的森然。

“不服上级指令,冲撞上级并且动手,今天我教导或者让你们回忆一下,在战场你们的做法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够了,宇智波启!”就在这时,在一旁一直看着的另外另个分队队长忍不住了:“你难道打算杀了他们吗?他们都是我们族人!”

“但他们是我的部下,并且还是不听话的部下。”

宇智波启猩红的眼睛扫视到了这个开口说话的家伙:“你给这群叛徒要出头吗,宇智波翼?”

“你”宇智波翼顿时有些哑口无言了。

警卫部一共有三个分队,这三个分队下又有非常多的小队。

而这三个分队的队长除了宇智波启外,剩下的就是宇智波翼和宇智波智哉。

原著中的宇智波稻火、宇智波药味和宇智波八代现在都还只是小队长而已,甚至在原著中他们也不是什么分队长的人物。

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两个神色阴沉的分队长,宇智波启内心尽是嘲讽。

宇智波启知道他的做法,恐怕已经严重影响到了警卫部内部的利益分配了。

或者说宇智波启的出现,就注定了他们原本在警卫部内的蛋糕被分割了。

宇智波富岳不会白白送礼,尤其在确定宇智波启是个危险的人物后更加会。

虽然副部长和分队长的职位对于宇智波启来说,确实很有吸引力有吸引力。

但是要拿到实际的东西,还需要帮助宇智波富岳一个帮。

那就是,把原本盘踞在警卫部内部的利益网彻底的切开!

这些事他不能做,恐怕警卫部内部的利益网结得牢不可破,还有他一份功劳呢。

毕竟作为族长,他需要和那些掌握权力的族老妥协。

在宇智波启的眼中,根本就没有这群人的影子。

在他的身后同样也没有这些人,因此宇智波启可以行事无所忌惮,但是宇智波富岳不行。

这大概,也是作为族长的一种悲哀吧。

有时候他就像是个操纵木偶的人,要保持平衡的不然木偶像任何一个方向倾斜。

有时候他本身又像是一个幕后人,站在他身后的影子操控者他,或者说逼迫着他不能朝着任何一个方向倾斜啊。

“怎么了?拦着我教育部下,是不是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

宇智波启心理是嘲讽,但是他的脸上依旧平静到默然。

“如果是,那么麻烦你们牢记,我还是副部长。如果不是,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我处理我的部下,不习惯有人在旁边看着。”

“你过分了,副部长大人!”

终于,宇智波智哉似乎也忍不住宇智波启的态度了:“都是宇智波一族的一员,你难道打算用战场标准来家族中衡量吗?别忘记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宇智波启歪了歪头:“说到身份,你刚才说的不是挺大声的吗?

但是现在两位似乎又在顶撞我啊。你们好像也在故意忽略一件事,你们的身份又是什么?你们还不够资格。”

“你”

宇智波智哉和宇智波翼顿时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只是他们两人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怒气在他们的脸上一闪而逝,随后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

最后宇智波翼向前走了一步:“副部长大人,虽然他们有错,但是你也不应该手段如此残忍。这件事怕是说不过去了,我们请大长老来评判吧。”

大长老,这个名词宇智波启比较陌生,但是也不算完没听说过。

家族中曾经的高层在退位之后,就会自动成为族老。

原意是让他们这些为家族风险过的人,能被后人谨记。

但可惜的是,他们在位期间培养出来的年轻人不断地成长,慢慢的手握大权。

而这些族老有掌握着庞大的利益网,年青一代和老一代利益相互结合,久而久之他们也成为了家族中不可忽视的庞大力量。

所谓一族之长的悲哀,恐怕也莫过于此了。

想想看隔壁家的日向一族,也同样有如此的遭遇。

在三代火影用着‘和平的名义’以及家族族老的紧逼下,日向日足只能同意自己的的亲弟弟日向日差,让他选择去死。

虽然在这看起来更像是日向一族的悲哀,但实际上日向日足有权利拒绝,难道还不能保护自己的弟弟?

日向日差刚刚有了宁次,难道真的愿意去死?

宇智波一族内这样的画笔并不多,也许是未来宇智波富岳用自己的手段抹平了这些人——日向日差似乎也差不多,但是现在这些人还是很活跃的。

宇智波启微微歪了歪头:“大长老?抱歉,这里是警卫部,警卫部有警卫部的处理方式。而我就是这个标准的评判人,要见大长老等会族地再说吧。”

“副部长大人,你这是打算拒绝和族老见面吗?”

宇智波智哉神色有些危险的看着宇智波启:“这可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还望副部长大人深思。不然的话”

“不然如何?”

“不然,我们恐怕要得罪副部长大人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