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多月后,王长生等人赶到了万蛇谷。

魏国五宗撤掉了万蛇坊市,在灵石矿的位置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并布下阵法。

某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内,李海丰、冯月、孙君衍、童天奇四人正在商议着什么。

“曲雄这是什么意思?愿意将中型灵石矿让给咱们?还主动撤掉了建在边境的坊市。”

李海丰眉头紧皱,手上拿着一枚玉简。

本以为能打蜀国三宗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蜀国三宗撤掉了建在边境的坊市,并且派人送来信件,说是将中型灵石矿献给魏国五宗。

“哼,这肯定是缓兵之计,他们不但撤走了建在边境的坊市,划给他们的两个州的人手,也陆续撤走了,摆明了要保存实力,如果妾身没有猜错的话,蜀国三宗应该联合了唐国,联手对付咱们,这枚传信玉简就是为了麻痹咱们。”

“没错,就算蜀国三宗的实力比不上咱们魏国五宗,也不至于如此懦弱,我担心蜀国不止联合了唐国,还有楚国四宗和药王谷三宗,曲雄此人不是胆小怕事之徒,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再者,西晋和西凉两国已经答应出兵,说好咱们先动手,若是咱们按兵不动,他们也不会出兵,若是等唐国和楚国开始入侵咱们魏国,西晋和西凉说不定会变卦,转而入侵咱们魏国。”

孙君衍冷静的分析道,语气有些沉重。

魏国五宗现在是骑虎难下,已经吞进肚子的中型灵石矿,他们不愿意吐出来,最重要的是,西晋和西凉国已经答应出兵,三国攻蜀,要是他们就此退兵,不是拿西晋和西凉当猴耍嘛!保不准西晋和西凉会和蜀国联合起来对付魏国。

这一战,魏国不得不打。

“冯夫人和孙道友说的没错,这一战,咱们非打不可了,谨慎起见,咱们要收缩兵力,以防唐国和楚国的偷袭,此战要速战速决,争取在唐国和楚国出兵之前,灭掉蜀国,老夫就不信,蜀国能以一敌三。”

红色的魅力

李海丰目中布满寒光,他已经是结丹九层,若能占据这一座中型灵石矿,他结婴有望,周围几国,唯有他一人修炼到结丹九层,他又是剑修,并不把其他结丹期修士放在眼里,只要迅速灭掉蜀国,以他结丹九层的震慑,楚国和唐国灭不了魏国。

当然了,他最大的依仗是太一仙门,有太一仙门罩着,黄圣宫不至于被灭门。

一名身材高大的黄衫青年走了进来,恭声说道:“师父,百灵门征调的修仙家族到了,一共十二家,按照您的吩咐,已经妥善安置下来了。”

“你立刻去传令,让十二家的筑基修士到这里来,有事要他们去做。”

“是,师父。”

“李道友,你是打算让百灵门的人打头阵么?”

李海丰点头,道:“这一座灵石矿是广胖子发现的,他要留在后方防备唐国,他不能上前线,那就让他的门徒和依附的修仙家族打头阵,总不能所有的便宜都让他占了,蜀国三宗肯定有所防备,先让百灵门的人打头阵,消耗一下蜀国的力量,咱们晚点再上。”

没过多久,王长生等二十多名筑基修士在黄衫青年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晚辈拜见诸位前辈。”

王长生等人冲李海丰等人躬身一礼,异口同声的说道。

“虚礼就免了,废话老夫就不说了,你们来的正好,我们魏国联合了西晋和西凉,共同讨伐蜀国,你们负责打头阵,攻占魏国的灵石矿、金属矿脉,灵药园,你们抢到的东西都归你们所有,立下大功另有重赏,临阵退缩者,杀无赦,现在来分配一下任务。”

李海丰取出一副地图,给每一个修仙家族都分派了任务,他们或负责攻占蜀国的修仙家族,或负责攻占蜀国的金属矿、灵石矿、灵药园,打法跟之前大为不一样。

“好了,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没有问题就出发吧!早点出发,早点回来。”

“敢问李前辈,蜀国的结丹修士会不会出手?”

李海丰摇头说道:“理论上不会,不过也说不准,要是碰到结丹修士,你们就自求多福吧!完成任务之后,你们就可以回来休整。”

“李前辈,这个任务必须完成么?完成不了怎么办?有期限么?”

王长生上前两步,开口问道。

王家接到的任务是攻占一个修仙家族的驻地,总的来说,他们的目的是杀伤蜀国修士,掠夺资源,间接削弱蜀国的力量。

“没错,所有人的任务必须完成,完成不了可是要受罚的,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没有期限,想要发财致富,你们就勇敢作战,提醒你们一句,你们深入蜀国境地,要是走漏了行踪,可没有援兵,因此,你们做事最好做干净一点,不要妇人之仁。”

李海丰意味深长的提醒道。

“是,李前辈。”

李海丰回答了几个提问,便让他们出发了。

回到住处,王长生和王明江立刻带上族人,离开了万蛇城,直奔蜀国而去。

······

汉中郡是蜀国七十五郡之一,华阳山是汉中郡三大灵地之一,也是唐家的家族驻地。

唐家先祖是毒蛊门的弟子,立族上千年,底蕴深厚。

唐家多位子弟拜入毒蛊门,是毒蛊门的附属势力。

子时,夜深人静。

距离华阳山数里外的一个土坡上,王长生和王明江正在商议着什么,王明战等人境界。

说实话,如果有选择,王长生不想对付唐家,可是李海丰亲自指定的任务,他没法拒绝。

“二十一叔,蜀国建在边境的坊市都撤掉了,唐家跟毒蛊门走的这么近,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如果我是唐家的筑基修士,肯定会布下阵法,防备敌人突袭,这样,我带一半人攻进去,你带人留守,随时准备接应我。”

王长生郑重的说道,他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没有什么经验。

“不行,你这个方法太冒险了,我带一半人攻进去,你留守,万一不敌,你带着其他人马上撤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