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其实对方若是拿住他,直接送到皇帝面前,白一弦还有一丝希望,起码能给自己辩解一二。

若是再有慕容楚宝庆王等从中说话,那说不定他还有机会来寻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就怕,对方设了这个局,根本不给他机会。对方若是狠一点,怕是会直接将他杀死。

到时候,再对皇帝说,他畏罪潜逃,抗拒抓捕,挣扎中不慎死亡,这都是有可能的。

毕竟,这个时代,人命最不值钱。

头晕感再次袭来,眼睛实在有些睁不开了,白一弦看着绿植上的尖刺,狠狠心扎了自己一下。

可惜,疼痛带来的刺激,已经不太明显了,他真的快要抗拒不住这昏昏欲睡的感觉了。

“那边,们几个,过去看一下,务必搜查仔细,不能放过一处地方。”白一弦听到那领头的侍卫在指挥手下搜查。

这里并不安全,坚持不了太久。

白一弦心中有些绝望,好像自穿越过来之后,他一直顺风顺水,几次被人陷害,也都是逢凶化吉,转危为安。

似乎除了在杭州被人抓走那次之外,就属这次最为凶险了。

气质灵动清纯美女图片

白一弦觉得,昏迷了也好,说不定被抓住之后,在昏迷之中,就不知不觉的被杀掉了,也省的痛苦。

谁知就在他眼睛马上就要闭上的时候,从他背后伸出来一直小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白一弦一惊,刚要开口,对方却快他一步,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并低声说道:“不想死就别说话。”

竟又是个女子?白一弦不知道此时出现的女子对他是好是坏,他眼睛已经闭上睁不开了,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大约也不能更坏了,于是轻点了下头,对方松开了手,低声道:“跟我走。”

白一弦微微摇头,闭着眼,声音虚弱到极致:“我中了迷药,动不了。”

“迷药?”女子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吃惊。

白一弦艰难的说完这句话之后,意识已经模糊了。

而就在这时候,他却突然闻到了一股臭的能让人将三天前的饭都吐出来的巨臭无比的味道。

这臭味直冲鼻孔,一个劲的往里钻,似要渗透到皮肤,肌肉,甚至血液里一般,白一弦即使意识不清醒都忍不住做了个干呕的动作。

而奇怪的是,随着这股臭味,他的意识竟然又清醒了一些,身上似乎也有些力气了。

莫非这奇臭无比的臭气,是迷药的解药不成?

白一弦睁开眼一看,一只白嫩的小手,正拿着一只细长的竹筒模样的东西,从自己的鼻子前面拿开,那臭气正是从那细竹筒之中散发出来的。

白一弦如今已经十分肯定那臭气就是解药了,因为他之前的那种昏眩晕昏沉的感觉已经渐渐消失。

而体内的那种酸软无力的无助感,就如潮水一般退去。这种感觉,非常的神奇。

那女子又低声快速的说道:“好点没有?他们快过来了,好点了就快走。走不了那就等着被抓吧。”

女子共有两人,似乎是主仆,其中一个手上提着一个包袱。另一个已经转身,开始弯腰悄悄的离开。

白一弦点点头,咬牙悄悄蹲起,然后随着那女子,弯着腰,从这片绿植离开。

这女子对这里似乎非常熟悉,在前面拐来拐去,而他们走后没一分钟,有几个侍卫便搜查了过来:“这里没有。”

“再往那边搜,他肯定跑不远。”

那女子带着白一弦,来到一处地方,谨慎的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这里很隐蔽,只要不出去,他们一时之间查不到这里。

但时间久了就不行了,得想办法离开才行。”

白一弦此时才看到那女子的样貌,惊讶道:“林姑娘,是?”此人正是林浅,旁边的女子,则是她的贴身侍女水心。

没想到山穷水尽疑无路,半路跑出来一个林浅救了他。关键是,她身上竟然随身带着迷药的解药。

白一弦郑重道:“多谢林姑娘相救。姑娘不好奇他们为何抓我么?就这么救了我,不怕被我连累么?”

林浅说道:“若是做了坏事,我就亲自把交出去了。不过中了迷药,很显然是有人要害。”

白一弦歉意的说道:“确实有人要害我,他们设了个陷阱,我上当了,对方企图给我按一个淫乱宫廷的罪名,不过被我逃了出来。”

林浅一惊:“对方竟如此大胆,淫乱宫廷……难怪中了迷药。不过向来听闻白大人智计无双,没想到竟然阴沟里翻船,也中了别人的圈套。”

白一弦摇摇头:“对方用了锦王的名义,防不胜防。”

林浅往外看了看,说道:“好

了,出去皇宫再说,这里并不安全,若是被抓了,才真的会连累我。现在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才能避开那些人,安全的离开皇宫。”

林浅一边说,一边琢磨道:“或者,我们反其道而行,直接去找皇上,向他秉明此事?对方提防我们出宫,肯定不会提防我们竟然自己去找了皇上。”

白一弦说道:“如今西池厢房之中还有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有她的指控,侍卫的口供,我若没有切实的证据,皇上恐怕不会相信我。

说不定还会以为我是被侍卫追捕,走投无路,才会辩称有人陷害。”

林浅点了点头,问道:“不是查案厉害么?能不能为自己找到证据呢?”

白一弦说道:“现在这种情况,我根本没机会返回厢房寻找证据……而且,证据确实不太好找,我逃掉之后,他们肯定会抹去一切蛛丝马迹。”

小太监引他过去的厢房,女子关门就开始脱衣,唯一的有迷药的香薰炉还被他在逃命的时候扔了出去,现在恐怕那些灰烬,迷药,早就被处理干净了。

林浅点点头,冷静的说道:“说得有理,不过对方有心要害,我带着光明正大的出去,怕是不太可能……”

她脑中飞快的运转,该想个什么办法把白一弦带出去。毕竟时间拖得越久就越是不利。

当林浅的目光看到水心手上提着的包袱的时候,又看看白一弦,目光一转:“有办法了。”

白一弦略微惊讶的看着林浅,皇宫重地,连他一时都没想到该如何安全离开,短短时间,林浅竟然想到了。

标签: